還記得剛打第一個盃賽時,那迷糊的模樣,甚麼都不懂,迷迷糊糊的打了第一場盃賽,那時有個名較婉寧的學姐帶領我們。

緊接著就是第二場盃賽,菁英。可惜的是我去AMC沒辦法參加,誰知道一直到我畢業都沒能參加菁英盃。

之後便是綠芽,由學長帶領之下,奪取季軍,接著台語盃、路思義盃,到最後蘇州盃、舍我盃。

依然記得最後兩個盃賽論點已經是自己處理,常聽見同屆的說,不,是問:「你們沒有學長姐帶喔?」然後投以同情的眼光,即使沒有學長姐帶,我們也沒有放棄想贏。

後來就是帶領九字了,這時聽到的則是:「你們沒有更大的學長姐帶喔?」當時帶九字的我想到的則是以前(也就是上面那句話)

雖然我不認為沒有人帶是件可怕的事,但是不知道是為了甚麼,我就忽然想要帶領著他們,尤其在我畢業之後。

當時有的是滿腔的熱血。

轉眼,空了一年,努力了一年,我上了台中,

現在是0字掌權,聽著他們又亂,看著他們...就有一種疲憊的感覺。

心理上的疲憊感越來越重,越來越不想理會,越來越想放棄,就這麼撤退,

但是卻又不會真的放下,也沒那麼容易放下。

看著以前是辯友的人,朝著自己的未來前進,而我卻像任性的小孩,死賴著這塊地不走,

我也開始在思索著我這樣做到底是對還是不對,

越來越迷惘,越來越困惑,

最後我不知道我要甚麼,我該做甚麼,甚至...我想要幹甚麼。

如果我不管了,我就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去利用,

如果我不管了,我就能輕易地去打假日工讀,

如果我不管了......

但是我真的有辦法這樣做嗎?

是為了達成當初說出來的話?還是更深的東西?

我暫時沒有答案。

讓我不禁想起當年蘇州盃打著愛人和被愛哪個比較累,當時場上交鋒著是身體上的累比較累,還是心靈上的...

當然是...

心靈上的。

那種疲憊感,即使休息再久,即使睡了幾百年,也不會好的!

也許這篇打完,九字看到會有心理的衝擊,也許他們也會放棄支撐,或是壓力更大...

但...我想說...我沒有想責怪你們的意思,也許是我的期望太高(希望你們能夠團結),以至於我的失望也很大吧。

這樣...我會努力降低我的期望,以免以後的我面臨更大的失望。

對於社團的經營,是不容易的,尤其是想要經營得好,更是困難,

上面有學長姊的期望,還有同輩間的相處,甚至是學業的兼顧,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聽到你們招生只能藉由發傳單,幹部許多都跑去補修,除了讓我替你們的未來感到擔心,也讓我有些震驚,

震驚的不是叫人發傳單,而是幹部都跑去補修,讓我替你們的課業上擔心,

畢竟...想要將社團經營好,課業是最基礎的,老師看這個,學校看這個,父母也看這個。

但是該做的還是要做...做好,很重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顛倒 的頭像
顛倒

我在人生這條路上,遇上了你,而你呢?

顛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