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的,CD片已經轉了一輪,四周依然靜默,大家都去看明華園的白蛇傳,只剩一個人,獨自在書房裡,發呆。

望著桌上的奶茶,看著熱氣不斷的上昇,沒有想喝的欲望,只是獨自的看著,看著。

不是沒有什麼事可以做,而是有太多事,反而不知道要先從哪開始。

不管從何而起,好像都不太對勁,好像都少了什麼。

不一樣,有什麼東西不一樣。

少了...什麼?

經濟講義的頁數隨著風扇的吹動,而越來越多。

看著,看著,看著,像是要看出什麼端倪。

找不到,尋不著,摸不著頭緒。

有什麼東西...被改變了。(遠目)

 

幾個小時前,我在尋找精誠的辯友(原因就略過),從他們的FB社團到無名,通通翻遍,想要找出能聯絡的方式,可惜的是,上面都沒有任何蛛絲馬跡。

最後的最後,從FB上旁邊的成員名單開始加,賭賭看,看能不能遇到其中之一,好運還是在的,幾個小時後我終於遇到一個,102級的學妹(雖然她不知道我是誰,溪湖又在何處)在閒聊之下,她透露他們正為「社師」煩惱。

目前只有一個人選,但那個人又還沒答覆,讓他們非常的驚恐。

這讓我陷入了另一輪的沉思。

 

如果今天你們是在北部,也許就不會煩惱「社師」的問題了。

不得不承認,北部的資源很多,但是也是靠北的熱。

「社師」這種東西,在我們八字才剛接手時,我們沒有想過要請一個「真正可以來上課」的社師,大多就是在想「要找誰來掛名」,上課的事情,我們想過的就是「自己來上」,所以很快的就不煩惱有沒有社師,反正,只是找一個人回來掛名。

好像,這本來就是該有的事情,好像「掛名」是應該的,好像「自己上課」是應該的。

「社師」應該不會只是上課而已吧?

「自己來上課」這點的成效如何,我相信大家都心裡有數。

好像,很多事情都丟給「資源不足」或是「想學,就去比賽」。

「社課」就這樣過了,想學習,就比賽。

比賽,就丟給學長姐帶,然後學習?

好像,這從頭開始就是一個奇妙的錯誤?

不禁讓我想起很久以前就在我心的疑問,「社課」這樣真的可以嗎?

當時的雄心壯志,當時的理想,全都只是說說。

真正實現的又有多少?真正改變的又有多少?

感覺,我們當政的這一年,「社課」很沒有東西?

有試圖想要改變什麼,但是,又礙於是教學的事情,不能多說什麼。

說真的,被說「逾越職權」真的還挺不爽的。

上社課,「猜謎?」「戶外活動?」「玩細胞分裂?」這好像都是童軍才會有的?

當然,真正上課的也有,「需根解損」「資料找法」「公關卡的寫法」「奧瑞岡制和新加坡制」「辯士職責」,不過,感覺就是很粗淺的那一種,沒有更細緻的東西。

說真的,在我個人的印象當中,好像真正上過社課的....好像沒有?

感覺就是在玩,不然就是看「兩岸盃影片」「激辯風雲(還沒看完)」,不然就是「空白」,發呆的課好像不少。

我依然記得有次,我在台上(不好意思我逾越職權了,很雞婆的搶了教學的工作)說著猜燈謎的題目= =...當時,我還沒開始前,我看到台下的學弟妹是一臉想學點東西的表情(也許是我看錯),讓我覺得我們玩猜燈謎的遊戲很蠢,也不能幹麻。

還有次,中正盃之後吧?我又在台上(不好意思,我又搶了教學的工作),我在台上講解「資料的找法」(之前也講過了),因為中正盃的資料真的讓我無話可說,或者該說無法容忍,沒出處沒網址部落格的知識加的,讓我啞口。因此我回來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上去說資料的找法,順便說說中正盃的心得。

社課,就這樣被我們消磨掉了,喔,對了,中間還有「社內練習賽」,打了個...咳咳,說實在的,很不怎樣的比賽,我相信他們一定不知道該怎麼討論辯題,該怎麼去論述一項東西,然後等著被有去比賽的人幹掉。事實上也差不多如此。

一年份的社課,有真正上到什麼?學弟妹們,告訴我你們學到什麼?

「社課」不應該是這樣,對吧?

事實上,我從高一我也沒上過什麼社課,「需根解損」沒聽懂,「資料公信力」還可以,其他,好像也沒多上什麼了?好像,就這樣結束了?

真正的社課是在上什個其實我也沒有頭緒,好像就是上上「需根解損」,上上「奧瑞岡制和新加坡制的不同」,上上「資料的找法」,打個社內賽,好像就是這樣?

高一的時候,我記得到下學期也沒有什麼東西,大多就是發呆發呆發呆。

真正的社課是長什麼樣?

我想改變些什麼,很單純的想改變些什麼。

至少...那種發呆的課程不需要...

九字,我不知道要說你們幸運還是悲哀。

你們從我們身上學到的辯論方面的知識應該很少吧?

但是幸運的是,妳們有機會能找個能來上課的社師(如果你們要的話),我把我們的錯誤告訴給你,讓你不要重蹈覆轍,讓你不要和我們一樣,發呆度過。

再偉大的宏願,再偉大的想法,只要沒有做,就是個空。

 

高三了,正常來講應該要脫離了,但是,真的能嗎?

不管是實質上來看還是情感上,都不可能。

即使到了現在,我仍煩著這些事,不是嗎?

 

大浪輕拍沿岸,歲月輕輕流逝,可謂滄海桑田,白駒過隙。略一回頭,發現大浪依舊在身後,跟隨。

 

對了,說個消息吧。

 

7.30()   上午十點

黃執中主講,主題有關價值性命題

地點:東海大學

 

有空就來聽聽吧,聽完還是有空飆去員林聽管樂的~

    全站熱搜

    顛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