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寫下這麼一段話「聲音語言是中介,臉孔外貌是干擾,我要用甚麼方法才能證明我與你具顯著性?」,

現在,我要再增加一條干擾,性別,而且,一定是前干擾。

悠悠晃晃了那麼大一圈,怎麼可能說沒有收穫,

路邊撿起了幾個故事,但更多人是被性別所吸引,在看到我本人之前,滿腦子充斥著幻想,

但也不怪那些人,這算人性吧,總期望對方是自己想要的樣子。

偶爾還是會遇到一些特別人的,特別有趣的人。

待了那麼久,總會問自己到底在追求甚麼,停下來看看自己的腳步,

也許,在找個人,猶如管仲與鮑叔牙,恰如伯牙和子期,抑或是歐陽鋒和洪七公,

隱約能略探那獨孤求敗的孤寂感,

不過,也不全然沒有收穫的,還是有幾個人可以與我相當,甚至更勝於我,

但能一直有交集的卻是少之又少,嘆息。

笑之,最終也只能這樣面對了。

不是嗎?

 

Oh, they say people come, say people go

This particular diamond was extra special

And though you might be gone, and the world may not know

Still I see you, celestial


還是與人接觸啟發會多一點,沒有標準答案的社會學,果然比有標準答案的自然科學有趣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顛倒 的頭像
顛倒

我在人生這條路上,遇上了你,而你呢?

顛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