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了早上丟了一篇,但是在我睡醒之後,所有當時的感觸又都上來了。

按照時間來吧。

學弟妹討論的時候,我到了兩次,中間那兩次。

兩次我看到的都是資料不齊,不然就是不知從何開始。

我,沒有想要怪他們的意思,因為我知道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尤其當沒有學長姐帶領的時候。

我,不強,我承認,但是簡單的架構我還是有辦法應付的,

因此我幫他們找出了他們想要打的架構,至於反方,我也很認真地讓他們選擇想怎樣打。

我都尊重他們的決定,沒有想要說我說甚麼論點就使用甚麼論點。

最後生出了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的架構。

盃賽前一天,很辛苦,真的。

我有B肝,所以熬夜起來對我是個痛苦,但是我還是很努力地撐著,

因為當時如果我垮了,他們就會無首,就如同當年我和9字打蘇州一樣,

我不樂見看到這個地步,因此我很努力地撐著,不管是灌咖啡,還是吃B群。

而當時許多學弟妹也很認真地拚命熬夜,

不過我想你們對於學長姐講論述方面,也許沒有人告訴你們該怎麼做,所以沒有寫下來。

當然我也當面跟你們說,沒有寫下來的後果。

我沒有要特別責怪誰的意思,如果你不想寫,我不勉強你,畢竟我有告訴你們會發生甚麼事情,在台上講不好,論述不出自己想表達的,怪不了人。

還有你們對於資料跟申論稿方面,

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夠分類好,放好,不要上一秒還在,下一秒就消失,這樣真的讓我覺得:你們是想贏比賽嗎?

上面講的我也當面跟你們說了,希望下次你們能改就好了。

我很認真,也很努力,但是沒有時間,讓我沒辦法細想更多關於攻防的東西,這裡我向你們道歉,

雖然我也希望你們能夠自己想,但是你們可能不懂甚麼叫做攻防,所以就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只是知道學姊說:你們想想攻防。

上面是我處理正方上面的缺失,再來是反方。

我知道大家都很辛苦,因此我還是在時間的壓迫之下讓你們小睡,雖然我自己也很想睡,但是迫於某些特殊原因(相信某些人知道),

我真正睡的時間不多,甚至根本沒有完全入睡,就只是閉上眼睛半個小時左右。

因此當你們早上三點半我叫醒你們時,我是一臉快死掉的樣子,

沒錯,在你們睡覺的期間,我跑了廁所很多次,每次都是乾嘔,我的身體不斷地發出警訊。

但是我不樂見看到當初蘇州的景象,我還是撐著。

我說這個不是要你們感謝我,或是博取同情甚麼的。

所以當時你們會有「學姊,你看起來一副快死掉」的一句,

我也大方的承認,我的確快死掉。

但是我很快就振作了,你們也看的到,從我叫醒你們前幾分,我回答你們問題是要死不活,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講。

到後面就變成了一長串,正常的講話,我很認真想要帶好你們,真的。

不過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幫忙想,也許你們不知道怎麼想,或是熬夜真的讓你們腦子空轉。

不管怎麼樣,還是希望你們能夠幫忙想,因為我沒有辦法想全面的,多一個人想總是好的,

坐在床緣,看著你們每個人臉上隱隱約約的黑眼圈,很努力地聽著我所講的東西,至少你們努力聽,就讓我覺得我有醒來幫你們是值得的。

儘管早上真的就...但,那瞬間我真的覺得值得。

如果時間重來一次,我想我會提更早的幫你們,這樣也許大家都不用這樣的疲憊了。

也許我就能多想一點關於攻防部分。

在那個早上三點半之前,我有很多很多的感觸,

忽然間我想要讓打辯論能成為我一輩子的事情,我也感覺到我目前能力的所在,

雖然進步,但是不夠,我想要更強,也希望你們能更強。

你們雖然打輸了,但是我還是保有著我的耐心,沒有對你們發飆,

儘管場上出現凌晨我講過的東西,你們沒有處理好,我也沒有發飆,

最多也就是檢討比賽的時候跟你們講講,但是我講得很認真,

希望你們做筆記是真的,希望你們能更好是真的。

也許我對你們而言,是在期末社課忽然間冒出來的一個學姊。

你們沒有主動邀約我甚麼的,我就很熱心地幫你們,

連討論甚麼的我都盡量的到場,但是我也說了,並非所有學長姊都像我這樣。

我知道9字會很忙,就自願的跟他們約定,我也跟你們說了,

我也很高興我有實現承諾,儘管我覺得我實力還是不夠。

一個高三生活卡在其中,讓我久久都沒有辦法接觸到辯論,有點生疏,

但是你們還是沒有嫌棄我(笑

在確定輸比賽後,你們很認真地賽後檢討,

你們也很認真地去聽比賽,我隱約看到了你們想更強的慾望。

想到這裡...爆肝、沒睡甚麼的都不重要了。

只遺憾著我不夠強。

 

最後,不管我或學長姊做了甚麼,就只是希望你們能夠更強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顛倒 的頭像
顛倒

我在人生這條路上,遇上了你,而你呢?

顛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