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已,獨自一個人坐在書桌前,背後的筆電盡責的播放著音樂陪伴著害怕孤單的我,手上的筆從未停過,在數學複習講義上來來回回,正當我回過神來,正播放著「越單純越幸福」,不禁想起那以前的往事。

 

開始嚮往著以前那單純又平凡的生活,以前那苦澀的純真,什麼都不清楚,什麼都不知道,不像現在如此的複雜,也許是看透了人性,也許是經歷了太多,使得我開始向往那單純的生活。

 

「勾心鬥角」對我而言太複雜又太麻煩,「坦率直言」倒是比較符合我。

 

桌上那本神鵰()雖然還沒翻過多少,但是前面的三本倒是讓我有許多想法。

 

儼然是社會的縮影,全都在書裡頭了,郭靖的老實憨厚,黃蓉的機智靈敏,楊過的放蕩不羈,小龍女的天真無邪,李莫愁的心狠手辣…,全躍然在紙面上。

 

不知道大家是怎麼看一本書的,我看書很慢,為什麼?因為我不是讀文字,而是「看電影」,怎說?我會去想像那畫面,那人物的長相,對話…那些文字好像在我腦中全形成了電影的劇本,而我的腦則是負責製作,最後我真正看到的是那影像,不是文字。這也使得我看書很慢,因此我神鵰到現在大概有兩個月多了,都還沒有看完。

 

看著神鵰裡的勾心鬥角,真的覺得太麻煩了,平凡簡單的的確是比較好的,但我又不干安於平穩,喜歡略帶冒險,只能說是極其矛盾。

 

今天領到大學入學申請的個人簡章,我自己又開始重新定位了,一次比一次更精準,更接近完整。

 

現在大概能理清楚我想要的,但還是有些思緒尚未理清,我想要更接近考試一點才會真的全部想徹吧。

 

至少方向是定了個大概,說實在的,我從來就沒有這麼替自己定過,國小沒有,國中也沒有。

 

當初會來溪湖高中也不是我自己想要的,而我當時訂的目標也只是隨便找個看似有興趣的地方就決定了,什麼都沒有思考,一直到最後連志願卡都拿給我媽畫,只說了幾科不要填,前三個(非彰女但都是我分數上不去的,簡單講就是填爽的)是我選的,而後面一直到第八十個都是我媽畫的,也因此我進了溪湖高中。

 

事實上對我而言,讀哪裡都是一樣的,現在其實也是如此,要去哪裡對我而言根本就沒有影響,只是有些東西放不下,因此便訂了一個值得尊敬的目標。

 

也使得我對以後認真的思考了一次,以前對於「我的志願」「我以後的職業」都是簡單的「隨便」,現在卻有了更明確肯定的答案,也許該感謝那我放不下的東西,讓我真正的去思考以後的方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顛倒 的頭像
顛倒

我在人生這條路上,遇上了你,而你呢?

顛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