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讓我微笑的人

再沒有誰比你有天份

輕易闖進我的心門

明天的美夢你完成

整個宇宙

浩瀚無邊的盡頭

每顆渺小星球

全都繞著你走

 


 

上蘇州,很好的是每天都能吹著16℃的冷氣睡覺。

但是很不好的是,有些事情一直停留在16℃。

我不想說明,並不是代表我不會說明。

我只是一直覺得有些事情,自己會明白。

有些事情,他不是外人可以插手的。

因此,我就停留,也不想多說。

上台北的前幾天,說真的也沒有練習賽,大家就都專心討論。

只不過很不幸的是「我卯起來狂打論點」

因此很快的許多論點都被我「ㄍㄜˊ  ㄅㄠˋ」

所以又落到沒有點可以打~

然後又默默的重新架起架構。

結果沒想到因為風水的鬼原因,電腦壞了=..=

資料也不知道要去哪裡幹了~

最後折衷去找彰中借電腦~

當然不排除有去網咖打一小,竟然要三十....

反正後來就架了一個很薄弱的架構(?)

以上,大概是到台北的情況。

在這途中和文華打了一場不怎麼樣的練習賽。(我說我們不怎樣)

然後又無奈的放空了不少。

也許在等待吧?

或者只是無謂的思索。

不知道。

反正就是這樣。

在到東吳宿舍前,我的生日就這樣過去了。

我記得那天半夜,阿偉的老婆打來,結果被我亂了一下。

哈。

然後齊航因為肚子餓,所以我就把代替蛋糕的布丁給他。

結果他又吃了學妹的泡麵。((至今尚未歸還,別以為是冠軍就不用還

至於齊航為什麼會在,這個...不是當時的人還真難解釋。

反正就齊航在,岳毫在,學妹在,我也在。

那天講了一些事情,一直到早上,齊航睡死在床上(比較像是冷死)

而我和岳毫則縮著小瞇一下。

學妹我就不清楚了,因為我知道我睡眠不足根本沒心思去管。

不過說真的,早上儷萊的早餐還不賴。

稀飯,水果,吐司,咖啡,牛奶(假日限定),茶包

很豐盛。

呵~可惜那天因為睡眠不足+老了=全身不舒服

我也沒吃很多說。(不過前幾天倒是真的吃了不少)

反正到東吳宿舍前,我們還是吃著小7過活,頂多早餐很豐盛,多攝取營養。

對了對了,在那裡找網咖說真的....我們找很久說....=..=

唉唉~~

真是的,什麼爛風水嘛~害我的電腦壞掉不能找資料~

不過在那之前我們也印了不少都沒有用到的資料說....

可以說資料太爛,還是不會找資料。

反正學妹找的資料在我的過目和瘋掉狂拆的情況之下,全部形同沒有。

你說我哪有那麼強喔?

反正就是靈感來,然後狂拆。

好啦,話說為什麼後來是我下場打了。

我想這件事情要說一下。

因為大家也知道在蘇州前有一個盃賽叫做「路思義盃」

辯題同蘇州,原本預計上蘇州的有三個九字的,但是有幾個沒打路思義,不過不礙事。

決定好北上的時間之後,有個人沒有辦法配合,甚至連討論也可能只能幾次,後來就決定不給他打。

畢竟沒有參予全程討論,又不能配合大家北上的時間,這樣真的很難搞。

更荒論只能比賽前一、兩天上去的。

所以就這樣空了一個位置沒有人補。

我就自願跳進去這個坑裡了。

不過因為選手名單的關係(搞到差點棄權),再加上不知名的「東西」

先北上的旅館是前一個星期找的(差點要住車站)

北上的練習賽是前幾天才找到的(也只接洽到一場)

反正就是這樣亂七八糟的到了蘇州北上時間。

亂七八糟的北上。

亂七八糟的討論。

= =....說的好像我們很混一樣。

但是說真的,我們也有很認真的時候。

不要看我們好像混混混混混混混混,或者是一臉不在乎~

其實心中在乎的很,只是沒有表現出來。

比賽打爛了,我們也會難過。

比賽打差了,我們也會沉默。

但是我後來覺得一件事情是不好的,

那就是,當場上的學弟妹打的很爛下台的時候,他們心中也都很鬱卒,在這個時候當學長姐的卻默不出聲,連責備也沒有,連說話也沒有,只是一味的搖頭,然後默默走開,好像完全不想認自己學弟妹一樣,難道一定要贏比賽你才肯認他們?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件事情真的很討厭。

我沒有針對誰的意思,但是我就是討厭這樣。

呃...東吳宿舍前大概就是這樣吧?

每天呆在冷死人的飯店討論,拆點,之類的。

好不容易有練習賽又打的不怎樣。

不過又不知道要怎麼改進。

然後又他馬的不會找學長姐(?)

反正就是這樣。

上宿舍前就是這樣的過活。

依然是便利商店,依然是小七,依然是不知名狀態。

改變的什麼鬼我不知道,也不曉得。

反正就是很不怎樣~

蘇州的相片在FB上,我傳了一半,另外的就等下次電腦課吧。

輔導課開始了,唉唉~

高三生活也開啟了。

等待第III篇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顛倒 的頭像
顛倒

我在人生這條路上,遇上了你,而你呢?

顛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