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想要幹譙學妹的,原本想要打比賽內容的,但那種東西說真的好像沒什麼更強的意義,因此我想這篇文章就直接從員高盃回家的路上開始說起。

回家的路上是很漫長的,看著窗外的景色移動,心中想的是員高盃這兩天的事情。

呃…我想就先從帶比賽開始說起吧。

我一直不了解道底要怎麼樣的去帶領學弟妹,到底要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讓他們對於比賽,對於申論稿,對於攻防的理解。

有的時候同樣的事情說了許多次,只是他們是否真的懂了,我不知道,說不定只是學的不好意思再問而說懂了,我想這應該需要叫他們來講。

 

但是我們的學妹,我就直接講吧,他們的表達能力偏屬於弱,因此,即使他們聽懂東西,但是不見得說的出來。更別提聽不懂的東西。

 

不過,雖然如此,但是這樣如何去改善?

 

叫他們一直講一直講嗎?還是有其他更好的方法?

 

再來,帶比賽這種東西就我能了解的,又分成兩種,一種是灌論點式的,一種是他們自己想的。

 

這想種都有一定的風險,沒有好或不好,但是帶給學弟妹的多寡,我想這應該是和學弟妹的努力程度有關係。

 

因為即使今天我認真帶比賽,但是學弟妹就是沒心想要學習,當然不會有所收益。

 

學長姐認真帶比賽是必然的,不然就不會出現,不過更重要的是:學弟妹要認真學習。

 

畢竟在場上打的不是學長姐,而是學弟妹。

 

簡單來說,不管學長姐多們強大或是怎樣,學弟妹不認真,結果是和沒有學長姐,且學弟妹也不認真準備,一樣。

 

我想這次的員高盃,應該要說我沒有讓他們徹底了解到論點,所以對於申論稿的熟練程度只限於看/唸過很多次的那種感覺。

 

以致於攻防也是不清不楚,但是我還是有件事情不能理解,明明攻防表上的問題和對方辯友問的有高達99.999...%相似,但是學妹就是答不出來,到底是怎樣我不知道,時間不夠?不,一定不會是這個原因,因為已經給了一個星期去練習,到底是怎樣我真的不知道,學妹自己也說不知道,真是懸案。

 

帶比賽很累,不要以為學長姐在那裡看起來很輕鬆,其實腦袋根本不輕鬆,別以為你們比賽時我們學長姐不緊張,其實說不定我們比你還緊張。

 

所以,請認真的準備比賽。

 

...離題離的有些遠了,拉回來。

 

帶比賽我想經驗是不可少的,但是方法很重要,帶到一個很強的學妹,很有成就感沒錯,但是帶到一個普通的學妹,看到她比上一次強,更有成就感。

 

該怎麼帶領學弟妹準備比賽,我想這會是我,現在,在辯圈一個需要再去思考的問題。

 

 

再來是關於裁比賽

 

從我當上幹部以來,比較多的機會是當一個裁判,但是沒有人告訴我們該如何做,因此我我第一場裁的比賽其實沒有什麼鬼,可以說是垃圾吧?

 

但是後來看到其他人的裁法,讓我說真的啦,很羨慕,也想像他們一樣,但是我就是不知道到底:裁判講評,是要講啥鬼。

 

講論點?講評判方式?講辯士建議?講...

 

說真的,一開始我只會做最簡單的,就是對辯士選手的建議,這其實還滿簡單的,而且不用聽他們講啥小,用看的就可以掰了。

 

後來,我覺得既然身為一個裁判,有必要講到關於論點的東西,但是又要如何去講,我說真的,我不清楚。

 

撇掉這些不講,裁判單上面的論點分數,其實我也是不知道要怎麼評判,甚至是該紀錄什麼東西我也不知道。

 

就一直這樣的過去了,一直很想要問人,但是要不是沒時間,就是感覺就是少個東西去問人。

 

一直到6.12也就是員高盃結束那天晚上,我才真的去問人,這時我也才發現有很多東西真的不是靠自己就可以了,有很多東西需要有人教,因此這也是社師必然存在的重要性之一吧?

 

評比賽,是個複雜的東西,我只能這麼說。

 

學妹都說評比賽很容易,很輕鬆。

 

我說,不是如此。

 

裁判在台下說不定比你還緊張,比你還不輕鬆。

 

評比賽一點都不容易,你難道沒看過裁判在台上講評的時候,手跟場上的辯士一樣一直在抖抖抖抖抖的嗎?

 

說真的,當裁判真的不輕鬆也不容易,這也許需要經歷過的人才會知道。

 

不過沒關係,反正那些說輕鬆的學弟妹們也快交幹了,到時候他們就會知道了。

 

辯士在場上沉默,尷尬沒錯。

 

但是裁判在台上沉默,你說這會不會更尷尬。

 

辯士,不一定要生出個所以然來,對方辯友會批哩啪拉的擊垮你,申論的時候也可以拿前面的來說嘴填塞時間。

 

但是裁判不可以!裁判在場上就是感覺要說一點實質的東西,這個實質的東西也就是你的講評。

 

再來,裁判也是會互相比較的,當你看到三個之中,只有你講一下下就下台,你會不會感到丟臉?

 

你是裁判ㄟ!通常而言,人們對於裁判的要求會比場上的辯士高出很多很多。

 

因此今天你身為一個裁判,你要去評判一個比賽,你必須承受的是與其他裁判比較的壓力,以及要講出實質東西的壓力。

 

更別提當「二一」出現在場上的時候,而你正好就是那個「一」,和其他裁判判的不一樣,你會知道那種與眾不同的壓力。

 

我沒有說當「二一」的那個「一」不好,只是想要表達當你面臨這種情況時,你感覺被賦予的壓力好像更多。

 

但是不管怎樣,每個裁判都是一個個體,每一個評分都是一個事件,每一個勝負都只是個結果,因此,即使你是那個「一」,也都是你自己對於整場比賽的判準,說真的,沒有必要因為「二」而改變判準。

 

最後,每個裁判都會有被幹譙的一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顛倒 的頭像
顛倒

我在人生這條路上,遇上了你,而你呢?

顛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