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支持或是反對,

但有更多事情,我還踩在那模糊地帶,我還在摸索,到底我是該支持或是反對。

在帶領社團的第四次上課後,我開始在想著,我到底要支持著他們去打比賽,抑或是覺得他們在社團打比賽即可。

看著他們為家庭的溝通所苦,不能出征,我是該想辦法讓他們能夠出征,抑或是覺得罷了這是緣分?

這點我還沒摸清楚我真正的想法,

我開始猶豫,開始參考各種方式,以至於最後產生一個四不像的模式,

有時候想辦法讓他們出征,有時候又覺得那是緣分,

這準則飄浮不定,我知道需要一個標準,但是我現在還不知道標準的線在哪邊,

只能看著準則隨波逐流,然後拿不出個主意,

帶比賽的時候也是,我雖然很清楚要讓他們自己來成長,不採行灌論點方式,

但準備的時候,我是要讓他們找資料,我也找,還是全權交由他們負責,

我要以我所想的論點為主,還是用他們想的論點下去修正,不管他們的論點有多特別?

一直以來我都是以他們想的論點下去修正,因為以前的學長姐就是這麼做的,我決定模仿,

因為這樣才能讓他們成長,因此我堅持這點,

但是屢屢出征的結果都是戰敗,也許是我們想的不夠周全,也許是經驗不足導致,

又或許是我們在一開始準備的方式是個錯誤,

讓我開始動搖,

讓我開始感到疑惑,

準則正準備漂流。

 

也許找出一個自己堅信的標準,是需要經驗的,是需要經過很多犧牲的,

而我只希望能以最少的成本,找出一個我能認同的標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顛倒 的頭像
顛倒

我在人生這條路上,遇上了你,而你呢?

顛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