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心證在各大比賽中都會出現,帶領過不少比賽,也裁定了些,

找不到其他客觀的方式,只好接受自由心證,

有些時候,總會遇到全場的人都覺得應該是你獲勝,但偏偏結果你卻敗陣的時候。

從台下走下,不少人拍拍你的肩膀,說著我覺得應該是你贏,

但你卻沒有真的贏,代表了什麼?

也許,就只是,運氣不好罷了。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忽然,想起兩段話,一段是:

如果喜歡一個人能帶給你人生繼續前進的動力,那麼即便不能永遠在一起,也值得好好珍惜那份心情
─愛過以後忘記的事

 

另一段話是:

世上最奢侈的人,是肯花時間陪你的人。

誰的時間都有價值,把時間分給了你,就等於把自已的世界分給了你。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曾寫下這麼一段話「聲音語言是中介,臉孔外貌是干擾,我要用甚麼方法才能證明我與你具顯著性?」,

現在,我要再增加一條干擾,性別,而且,一定是前干擾。

悠悠晃晃了那麼大一圈,怎麼可能說沒有收穫,

路邊撿起了幾個故事,但更多人是被性別所吸引,在看到我本人之前,滿腦子充斥著幻想,

但也不怪那些人,這算人性吧,總期望對方是自己想要的樣子。

偶爾還是會遇到一些特別人的,特別有趣的人。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題,

為甚麼搜尋我?

想知道甚麼?

問,不就得了。

 

你,又在好奇甚麼?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結構方程式模型適配指標.jpg

 

統計檢定量 標準值 位置
絕對配適檢定 𝜒^2 越小越好(P>=α值) Model Fit >CMIN表 > Default model - CMIN
𝜒^2/df 1~5之間 Model Fit >CMIN表 > Default model - CMIN/DF
GFI >0.9 Model Fit >RMR,GFI表 >  Default model  - GFI
AGFI >0.9 Model Fit >RMR,GFI表 >  Default model  -AGFI
RMR <0.08 Model Fit >RMR,GFI表 >  Default model  - RMR
SRMR <0.08 開啟功能表中的Plugins/Standardized RMR >點選 Standardized RMR 並維持視窗開啟狀態 >Calciilate Estimates >等待執行結束開啟該視窗
RMSEA <0.08 Model Fit >RMSEA表 > Default model  - RMSEA
增量配適檢定 NFI >0.9 Model Fit > Baseline Comparisons表 > Default model - NFI
NNFI >0.9 Model Fit > Baseline Comparisons表 > Default model - TLI 
CFI >0.9 Model Fit > Baseline Comparisons表 > Default model - CFI
RFI >0.9 Model Fit > Baseline Comparisons表 > Default model - RFI
IFI >0.9 Model Fit > Baseline Comparisons表 > Default model -IFI
精簡配適檢定 PNFI >0.5 Model Fit > Parsimony-Adjusted Measures表 > Default model - PNFI
PGFI >0.5 Model Fit > Parsimony-Adjusted Measures表 > Default model - PCFI
CN >200 Model Fit > HOELTER表 > Default model -HOELTER .05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故事,要從過年期間開始說起。

那天,我仍記得是情人節的前一天,我們相遇,當下我還不清楚原來我們會產生如此多的交集,最終還是恢復成了陌生人。

最初,我把你當芸芸眾生對待,一個隨時都有可能會消失的存在,

慢慢的,一天,兩天,三天,我發現有些事情不一樣了,

開始等待著你的訊息,一大早就爬起來,就為了能和你說上早安,

答應了你永不賴床,說要成為馴服你的狐狸。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22,我想不打這日期記下來,我估計永遠都不會記得。

時間,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這天,發生了甚麼。

放下了五年,確實經歷了不少事,但,怎麼回頭想想,卻找不到幾件開心的過往值得回憶。

痛,不是沒有,但是早在那五年當中慢慢將心消磨殆盡,

早就明白彼此的不合適,同時也看著對方身邊明明有更適合的人選出現,而我卻依然故我的霸佔那位置。

我知道,我永遠不會事最終的那個人,我一直都知道。

就像狐狸要求小王子馴服一般,早就清楚最終自己會哭泣,但卻換來一大片麥田黃的開關回憶。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