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對方☆辯友 (5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14 Sun 2014 22:04
  • 準則

有些事情,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支持或是反對,

但有更多事情,我還踩在那模糊地帶,我還在摸索,到底我是該支持或是反對。

在帶領社團的第四次上課後,我開始在想著,我到底要支持著他們去打比賽,抑或是覺得他們在社團打比賽即可。

看著他們為家庭的溝通所苦,不能出征,我是該想辦法讓他們能夠出征,抑或是覺得罷了這是緣分?

這點我還沒摸清楚我真正的想法,

我開始猶豫,開始參考各種方式,以至於最後產生一個四不像的模式,

有時候想辦法讓他們出征,有時候又覺得那是緣分,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睽違了好久,終於又踏上這條路

面臨著必修 時間上調節不過來 接著倒閉 然後重新來過

折騰了好久

如果當初我能早點帶,也許就不會淪落到這般田地

同重新開始般

當我又踏上辯論之路時

已經沒機會再站在上面了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13 Wed 2014 16:25
  • 希望

當時聽到倒掉的訊息的時候,心中有許多複雜的情緒,

更多的是來不及回去的感傷,

高中時期總想著要回去當指導,

而上大學後種種窒礙難行,

卡了一堆必修課,

好不容易終於有時間了,

卻聽到倒掉的消息。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還記得剛打第一個盃賽時,那迷糊的模樣,甚麼都不懂,迷迷糊糊的打了第一場盃賽,那時有個名較婉寧的學姐帶領我們。

緊接著就是第二場盃賽,菁英。可惜的是我去AMC沒辦法參加,誰知道一直到我畢業都沒能參加菁英盃。

之後便是綠芽,由學長帶領之下,奪取季軍,接著台語盃、路思義盃,到最後蘇州盃、舍我盃。

依然記得最後兩個盃賽論點已經是自己處理,常聽見同屆的說,不,是問:「你們沒有學長姐帶喔?」然後投以同情的眼光,即使沒有學長姐帶,我們也沒有放棄想贏。

後來就是帶領九字了,這時聽到的則是:「你們沒有更大的學長姐帶喔?」當時帶九字的我想到的則是以前(也就是上面那句話)

雖然我不認為沒有人帶是件可怕的事,但是不知道是為了甚麼,我就忽然想要帶領著他們,尤其在我畢業之後。

當時有的是滿腔的熱血。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了早上丟了一篇,但是在我睡醒之後,所有當時的感觸又都上來了。

按照時間來吧。

學弟妹討論的時候,我到了兩次,中間那兩次。

兩次我看到的都是資料不齊,不然就是不知從何開始。

我,沒有想要怪他們的意思,因為我知道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尤其當沒有學長姐帶領的時候。

我,不強,我承認,但是簡單的架構我還是有辦法應付的,

因此我幫他們找出了他們想要打的架構,至於反方,我也很認真地讓他們選擇想怎樣打。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7月。

屬於我的月份,也是屬於夏天的月份。

明天要帶著學弟妹們打路思義,想想這是第幾次參加了,2次?3次?

不知道,也不想特意去數。

微風從窗邊闖入,帶我回到最初參加路思義盃的景象。

一直以來每到路思義盃的時候,總會發生一些事情,不怎麼好的事情...

今年...希望能夠打破這個魔咒。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睽違將近一年,我又回到B204。

我很期待,因為我很好奇9字會把社課變成怎樣...

3:05P.M.我很準時的到達社團教室,但是都馬沒有社團的人是怎樣???我太早到了!!?

好吧ˊ我想是我太期待了,所以才會這樣。

行程很簡單,就是打練習賽交接

辯題:我國中小學教師應有體罰權

很熟悉,綠芽盃開始接觸這個辯題,後來在第二屆員高盃帶領學弟妹也是遇到這個辯題,(雖然我還是比較喜歡器官販賣...)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如同一盤棋,先將軍別人先贏,或者是趕盡殺絕,或者是投降。

但是在站場上的我這才想起,當東風都具備之後,我最不會的就是「將軍」這一步了。

我不知道該如何「將軍!」

因此就形成了不斷轟炸別人,又遲遲不將軍別人的局面。

因而把原本勝利的將軍條件轉為趕盡殺絕

但是要知道,趕盡殺絕並不容易,再加上對方兵力充足,要趕盡殺絕真的是一件困難至極的事情。

因此就敗仗,因此就損失慘重。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27 Wed 2011 09:13
  • 孤獨

悄悄的,CD片已經轉了一輪,四周依然靜默,大家都去看明華園的白蛇傳,只剩一個人,獨自在書房裡,發呆。

望著桌上的奶茶,看著熱氣不斷的上昇,沒有想喝的欲望,只是獨自的看著,看著。

不是沒有什麼事可以做,而是有太多事,反而不知道要先從哪開始。

不管從何而起,好像都不太對勁,好像都少了什麼。

不一樣,有什麼東西不一樣。

少了...什麼?

經濟講義的頁數隨著風扇的吹動,而越來越多。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都在下雨,一場又一場。

90度,45度,30度,25度的雨。

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即時地上濕了一大片,雨仍一直下著。

為誰?

心情也和天空一樣鬱悶。

不開,不開。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本這一篇要打故宮高興一日然後遇到下雨怎樣怎樣怎樣,又去地下街晃晃,吃了算便宜的早餐怎樣怎樣的。

但是在看了一篇留言之後,我決定全改。

反正故宮怎樣怎樣怎樣,地下街怎樣怎樣怎樣的東西,我還是有時間寫的。(雖然這是蘇州系列最後一篇)

好啦,不然就先讓我寫個夠,就是我還是覺得去故宮要看的是「肉形石」超像的。(想吃。)

再來又去地下街晃了一下敗了兩隻。(下次在丟文來給大家看)

那天逛完故宮就下雨了,結果我們在亂七八糟的決定之下,決定回東吳多住一晚。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上一篇說到打咖,唉唉...真的很不應該帶了沒去過網咖的學妹去打咖.....

然後因為時間略晚,沒辦法再加一小,真的很可惜

710.JPG   

放這張圖是要看上面數來第四個通知。

這個通知是我在網咖看到的...

都是生日留言文...

有夠多的= =....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懂得讓我微笑的人

再沒有誰比你有天份

輕易闖進我的心門

明天的美夢你完成

整個宇宙

浩瀚無邊的盡頭

每顆渺小星球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忍不住了,所以先打第一篇蘇州文(原本想說要一起打的)

看到標題就知道一定會有II說不定還有III...

蘇州,說真的,很快就結束了。

被六清結束。

但是又如何?

有學到就值得。

DSC06214.JPG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呃...因為蘇州還沒打完,所以這篇會以祝福的比較多。

雖然還沒打完,還有一天。

但是我們還是先回來了。

溪湖,很早就敗了。

後來應該算是看比賽和玩比較多。

恩,這部份就等【詳記】再說。

簡單來講,這篇就只是想要祝福彰中囉。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音量 MAX

音樂 TURN

曲目 FIR荊棘裡的花

要吵到不能思考才可以....

這樣就是FIR的POWER最強。

晚了將近一個小時,學妹都還沒到齊是怎樣?

如果那麼不想討論就算了,跟我講,大家賠個報名費和保證金了事。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我第幾篇反省文了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有很多事情要反省。

除了想論點之外,還想了很多。

以前,就只是單純的認為:反正我垮了、爛了,後面還有很強的隊友會撐著,即使天塌了,他們也會扛的。

(我不得不吐嘈,這種想法真的很垃圾,我不否認我自己很垃圾。)

但是現在不一樣,我想要成為的並不是那個即使自己把天用垮了也不干我的事的人。

我想要成為的是:即使天垮了,我也要撐著天。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剛才,又重翻了航海王60(我還真閒...)

看到一個畫面就被我闔上了。

魯夫醒來之後,回想完以前和艾斯的事情之後的那句話。

我...好弱阿!

看到這裡,忽然間覺得我也好弱啊!

不要說什麼帶比賽還是怎樣,我甚至連打比賽都好弱啊!

這樣的人到底憑什麼去帶比賽啊?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到路思義大教堂我想就不難推論,這一篇是接續上一篇的。

DSC05871.JPG  

清晨的路思義大教堂,有一種憂鬱的美。

也許就如同我現在的心情一樣。


說真的我後來也想了還好,我覺得也許「帶比賽和自己打比賽」根本沒有所謂的差別。

那就乾脆假裝我在打比賽來帶比賽好了,也許這樣會有一點改變。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交幹在即,依稀之間,見當年我,略想當年,雄心壯志,付諸實行,早已消逝。


快要交幹了,9字就要帶0字了,8字也要退了。

不能說是功成身退,只能說是默然而退。

下一屆的社師(呵,都要退了我還在想這個)

又要掛名嗎?

回顧高一,我進社團,上過了需跟解損,之後社師這種東西都只是掛名,只有在真的比賽遇到才有實質效用。

顛倒的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